倚天文学网 > 女频小说 > 妖娆 > 10

妖娆 10

    黄淑贤来到店里的时候,一眼便注意到金发碧眼的唐糖,他正坐在店门旁的花坛边上,仰望星空。就如同所有第一眼见到唐糖的人的反应一下,黄淑贤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,还要仔细地分辨一下这个美人的姓别。

    他的长睫眨了几下,又伸手扶着自己的脖子,左右地转了几下,好像很累地样子。

    待在店里,瑞茜认为他会影响生意,赶他去外面找地方吃饭。肚子饿了,但是一个人吃饭很无聊,所以他宁可在这边等着瑞茜,这样也算是有事情可做。唐糖叹了口气,才发现不远处站着的中年妇人,绿色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幽光,那漂亮的眼睛发出的视线看起来竟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黄淑贤不自在地转过头,又向自己的商店走去。

    唐糖看着她进去,和瑞茜讲话,两个人打开抽屉指着电脑对账。那个人一定是超市的老板了,长得很普通,对瑞茜有说有笑的,看来人还不坏。他站在门外等,并不知道里面的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黄淑贤问瑞茜:“那个等在外面的小帅哥,是在等你的吧?”

    瑞茜笑笑,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。她把一天的收入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黄淑贤很信任白冬,以前的顾员从来没有像她这样认真的,把账做得比她这个老板都要细致。她以为白冬是没有听到,又说了一次:“外面的男孩子等了很久了,好可怜的样子,你快去跟他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瑞茜还是那柔柔地说道,表情很是平静,但手下的活却做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黄阿姨,那我下班了!”她穿好外衣,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黄淑贤瞥见地上的东西,喊一声:“冬冬,等一下,阿周送来的土产你带些走!”

    “阿姨都收下吧,有空我去您家吃!”

    瑞茜转身出门,她明知道阿周的心意,就更不能收了。

    唐糖在见到瑞茜开始穿衣服的时候,就已经站起来等着她了。他看着瑞茜擒着笑容出来,见到他的时候,虽然淡了一些,但毕竟还是在笑的。等了一个晚上,总算是等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才下班,我好饿了……”他想更成熟地对待瑞茜的,可是一开口,又忍不住说出撒娇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饿了为什么不去吃饭,如果我不下班,你就让自己一直饿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那样的话我气都气饱了,还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瑞茜是吃软不吃硬的,她不忍心叫他受苦,走了几个路口带他去味道好的馆子里面吃饭。店里的女招待有一个是瑞茜现在的室友,看到她带着漂亮的男孩过来,便很热情地接待。唐糖很饿了,女招待推荐的好吃的他都想点,最后还是瑞茜拦下来。她见不得浪费,只是按着他的饭量要菜。

    看着瑞茜为自己操持点菜的样子,唐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翘。这一刻他心里面很甜。

    因为晚上的客流高峰已经过了,厨房很快就把饭菜做好。瑞茜的室友端过来摆上,还特意俯在瑞茜的耳边说:“你的男朋友真好看,我们老板娘都专门跑出来看了。”

    瑞茜笑了,抬头果然看到柜台处有个女人在向这边张望。她不露痕迹地收回视线,轻声对自己的室友秦兰说:“他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兰才不信,含笑掐了瑞茜的肩膀一下,扭着细腰走开。那小帅哥看白冬时一脸深情,不是才怪呢!怎么她就遇不到这么帅的男朋友?

    唐糖快速吃下一整碗米饭,却觉得和没吃一样,他又要了一碗,转过头问瑞茜:“你怎么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吃一点啊,就当是夜宵。”

    就如瑞茜觉得唐糖太瘦一样,唐糖也觉得瑞茜过于消瘦了。虽然他从来没见过瑞茜胖的样子,但她现在比以前他和她住在一起时,要瘦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和你不一样的,我生活很规律,每餐都会按时吃。”

    瑞茜的话说到一半,有人端了一盘烤羊肉经过,送到别的餐桌上。膻味飘到她的鼻子里,立刻有了反应。为了压下那股恶心的感觉,她忙喝了半杯的水下去,情况没有好转,脸色却更差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唐糖瞧出她的不适,以为瑞茜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桌子坐了一群新来的客人,又叫酒又叫肉的,尽是些荤菜。她敏感的鼻子闻到那些肉腥味,反应就来得又快又猛,喉咙里面一个劲地向上涌酸水。

    “你骗人!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糖看出瑞茜的脸都青了,他扔下筷子,要带瑞茜去医院。可是瑞茜却先他一步跑去洗手间。唐糖追去,在女厕外面等了好久,也不见瑞茜出来。他心急地听着里面的声音,开始还是在吐,但到后来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唐糖担心瑞茜会出事,大声叫道:“瑞茜,你要是没事就说一声,要不然我就进去了!”

    等不到回音,他就推门进去,里面只有晕倒在地上的瑞茜。

    一个人生活很辛苦,如果生了病又是没有人照顾,那种辛酸难以形容。唐糖看着睡着了的瑞茜,觉得比他自己生病的时候还要难过。如果她不舒服,为什么不说出来,那样他不会要求她陪自己去吃饭的。

    急诊室的医生也查不出有什么毛病,说她有些低烧,可能是累着了。听到这话唐糖就更加难过,他早该想到的,她身体这么差,又工作了很久,应该叫她快点回家去休息的。

    有个护士推着小车来到病床前,要给瑞茜输一些营养液。唐糖看着她把一些针剂打到输液瓶里,又撕开一次性针头的包装要插到瑞茜的手上。他调整瑞茜的睡姿,配合护士扎针。可是那个护士看到瑞茜的脸之后,立刻停下,喃喃地说:“怎么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打了吗?”唐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打,这种药输了对小孩不好,她不能用。”护士认出瑞茜,又把东西收了回去。本来就是可用可不用的药,不输也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小孩?”唐糖又问,他好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却还要从护士口中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的女护士本来对漂亮的唐糖很有好感的,可是听到他这么一说,表情转冷地说:“她怀孕超过十二周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是可恶,长得这么好看有什么用,肯定是个花花公子。女朋友都怀孕这么久了,他居然会不知道?

    护士小姐推车走人,只留下唐糖如遭雷劈。

    她居然怀孕了,是谁的?

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enshu.info阅读,掌上阅读更方便。